您当前查看的是:海南岛国际旅游网 > 新闻资讯
字号:
“茉莉轩”书院传奇
时间:2017-07-10 17:34:06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陈耀辉

\

  茉莉轩

\

  临高美巢村,也叫买愁村。宋代贬官胡铨一度在此驻足。

  文本刊特约撰稿 陈耀辉

  临江小小轩,

  茉莉满园鲜。

  此处兴书院,

  贤能万万千。

  这是南宋绍兴年间,临高县令谢渥特邀南宋贬官、政治家、文学家、诗人、爱国名臣胡铨来茉莉轩讲学,传授中原文化,触景生情而感慨赋诗,并为“临江学馆”命名为“茉莉轩书院”。

  这里有个传奇故事风闻古今。

  县令谢渥首创“临高学馆”

  谢渥于南宋绍兴二年(1132年),以赐进士及第文林郎上任临高县令,他注重于县城建设和农业开发,把县城按标准迁移到莫村(现址),把文澜江两岸重新规划,教导民众开荒造田,传授中原农业先进技术。他悟彻了要改变临高的落后面貌,首先是发展文化教育。于是,他即刻呼吁全县创办临高学馆——茉莉轩书院,召集仕子学文化。学馆开办了十余年,虽有起色,但因临城远离中原,孤岛封闭,难以引进中原文化,科举文场学子仍无中举。谢渥县令为之纳闷,忧心重重……

  南宋爱国名臣胡铨,在朝廷历任枢密院编修官,因抗金反对主和,毅然奋勇挥毫,奏疏《封事》,弹刻奸臣秦桧,挽救南宋,反被奸臣秦桧禀报宋高宗皇帝,以“狂妄上书,语出凶悖,仍多散副本,意在鼓动、劫持朝廷”之罪名,革去胡铨官职,贬谪昭州、广州、新州,1148年再次遭贬琼州吉阳军。

  南天南海,浪卷云涌,南宋大文豪伴着天海间传来悲壮之歌,脚踏骇浪,壮行南荒。胡铨策马入临来到买愁村口,极目一派荒芜凄凉,感叹万千,便触景生情口占一首诗:

  北往长思闻喜县,

  南来怕入买愁村。

  区区万里天涯路,

  野草荒烟正断魂。

  一村民见状速告谢渥县令,县令得知名闻天下的南宋文豪胡铨时,惊喜万分,盛情打轿恭迎。

  一座小茅轩(书院)坐落在文澜江边,院外茉莉花争春斗妍,院前五龟对坐呈祥现瑞,这里风景优美雅静,胜似世外桃园。谢渥县令特意请胡大人在此处夜宿,好让他一路疲惫消散。但胡大人顿觉县令唤他来这,究竟是休闲还是禁闭?县令一大早,速来学馆向胡大人问安,便请胡大人久留临高兴馆办学,传授中原文化。胡大人早怀这夙愿,自知官已丢,无权撑,挽救南宋,只靠嘴一张培养爱国人才。但认为自己是犯朝罪人,处处奸党当道,会连累县令。谢渥县令言表办学馆,召集莘莘学子,讲授春秋大义,弘扬儒家学说,传授中原文化,培养爱国志士,育国家栋梁之才,哪怕是丢乌纱帽,连老命也抵上!此举令胡大人感激万分,慨叹不已,认为县令披肝沥胆,志同道合,真诚相见,机会难得,立即满口答应,两人立下誓言,同舟共济,共建学堂,培养栋梁人才!

  次日开馆办学,临高百里方圆,乃至邻县的儋州、澄迈的学子速来求教,胡铨对学子戴定实及王良选等一一摸底,认为学子们多才多艺,虽学识基础有点差,但奋力攻读可有长进。

  胡铨命名“茉莉轩”书院

  谢渥县令拜托胡大人命名学馆,胡大人环顾一番,但见临江小茅轩,周边绽放着香悠悠的茉莉花,此境雅静舒适,合乎教化,便有感而发,决然命名学馆为“茉莉轩书院”,众人无不拍手喊好叫绝。谢渥县令万分欣喜,唤校正端笔墨请胡大人题写牌匾。胡大人在一派欢乐声中,挥毫泼墨题写“茉莉轩书院”牌匾,高悬于书院门前。从此,胡铨呕心沥血教化斯民,习诗作文,讲授《春秋》大义。促使莘莘学子,攻读古人经书,定其规模,立其根本,知初学入德之门,明伦理道德教育学问,通治国民本德治为根;观其发越,求古人之妙,弘扬儒家传统文化精神,并以独具特色的临高传统文化,融入中原文化。胡大人教学有方,因地教化,因人施教,在短期间内,学子习诗作文大有长进。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经久未遇的旱灾来临,西风吹冽,旱地龟田,庄稼枯萎,黎民米缸断粮,学子辍学,书院停教。县令和胡大人面临惨景,为黎民之所急而急,火速下乡巡视,了解民情,为百姓排忧解难。在黎民百姓受灾挨饿之时,性命垂危关头,胡大人劝县令呼吁官民患难与共,折大半官粮救济灾民,并向官绅劝募,捐献钱物援助灾区,号召举县官民投入抗旱高潮,夺取丰收。县令与胡大人带领灾民造水车,把文澜江水引上文澜江两岸田园,并勘测深挖地下水灌溉,确保生产丰收。同时,胡大人与县令分头访贫问苦,安抚灾民,救济贫困学子,让莘莘学子早日复学。

  胡铨头戴斗笠顶烈日,策马百里家访学子。胡大人来到学子戴定实家,但见定实患病躺在靠椅上,且听戴大伯道之,定实因无米下锅吃野菜,消化不良肠胃感染,便速采草药煲汤。胡大人深情地为学子定实一口口喂药汤,定实热泪潸潸,大伯老泪纵横。哪有南宋名臣为平民百姓喂药汤?师生情似海深,爱心无声胜有声;滴滴药汤润心田,为人师表德感人……胡大人临别前掏钱给定实补补身体,定实感激万分,立即下跪叩谢恩师。

  胡大人返程路上,马渴嚎叫不前,幸逢大娘从老远淘水过来给马喝。胡大人掏出银元权当买水钱,但大娘拜辞不受,胡铨感激不已。为了寻找水源,解救百姓饮水之难,胡铨牵马踏棘苦勘测,耳贴旱地觅泉声,突见低洼绿草盛,饮马前奔猛咬啃,拔出草丛连土根,土穴溢出泉如银。胡铨惊喜万分,用树棍深挖,甘泉蓦地喷出地面,滔滔流淌,便唤众乡亲把水井砌好。从此,众乡亲就不愁没水喝了。众乡亲为了感念胡铨,便以他的号称澹庵井。后戴定实嘱儿子戴雄飞立澹庵泉迹石碑纪念。

  粮食丰收,生活稳定,众学子已复学,胡铨又拿起教鞭为学子施教。在琅琅的读书声中,蓦然一大群山雀飞绕着茉莉轩喳喳哀唤,似乎不祥之兆。众人惊奇,可谓天灾难躲,人祸防不胜防。州官传令:谢渥目无州府,擅自请犯朝罪人胡铨讲学,就地停职三个月!胡铨速到贬地吉阳军,刻不容缓!宣令毕后,众人悟到这是秦桧一伙奸党设的圈套,但州令难违。众人泛起愁涛,声声哀叹,担忧众学子就要失学,茉莉轩书院即将停办。在众人纳闷之时,饮马突然踢地嘶叫,胡铨顿时急中生计,决定策马走教!胡大人嘱咐县令按原教学计划进行。胡大人向县令及众人环拜惜别,乡亲们与众学子悲泪盈眶,心痛难奈,眼望着胡大人的背影远去……

  “茉莉轩”流传久远

  自县令谢渥特邀胡铨来临高兴学施教后,茉莉轩书院越办越红火,临高文风大振,书香四溢,人才辈出,先后有进士刘大林、探花张岳崧、举人王佐和另外29名举人,以及数百名拔贡、秀才连登红榜。

  茉莉轩书院学子戴定实、王良选科举夺冠,双双提升朝廷吏部就职,衣冠还乡。这是临高自隋建县科考以来的一个伟大创举,临高黎民百姓无不为之赞叹。胡大人和县令心花怒放,都说临高后继有人了。

  茉莉轩书院历经沧桑,从宋、元、明、清历朝以来历经五次重建、扩建和多次修葺。最后,于清朝末年因无资修复倒塌,在旧址上只留有东倒西歪的刻有对联的大柱。日本侵琼时期,又把残留的石柱拆除,只残留“茉莉轩”三字石碑。后人把茉莉轩书院旧址建成临高教育基地——广东临高师范、临中、二中、实验小学。

  “茉莉轩书院”虽已消失,但在人们心中,她是中原文化传播的圣地,也成为临高教育发展的一个基地,一个培养人才的摇篮。

 
编辑:陈春瑾
 
新闻资讯
3月1日上午,首届南宗道教与当代文化艺术研讨会在定安文笔峰开幕,来自辽宁、北京、江苏、浙江、海南等地20余名文化艺术领域专家齐聚一堂,共同研究探讨中华优秀传[详细]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1-2020
电话:(86)0898-66810540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8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