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查看的是:海南岛国际旅游网 > 海南娱乐
字号:
海南民乐期待弹新曲
时间:2017-07-17 21:45:40    来源:海南日报    作者:周晓梦

\

  7月12日晚,在第二届中国民族器乐民间乐种组合第四场展演上,五指山之声黎族竹木器乐乐团在表演。本报记者 宋国强 摄

\

  黎族乐器传承人黄照安收藏的黎族乐器鼻箫和灼吧。

\

  五指山文化馆竹木器乐培训班学员展示所学乐器。本报记者 武威 通讯员 王国军 摄

\

  美国专家细听黄照安吹奏黎族乐器口弓。(资料图片)

\

  保亭老年大学学员进行黎族竹木乐器演奏。 本报记者 武威 特约记者 黄青文 摄

  聚焦

  ■ 本报记者 周晓梦 实习生 刘素雅

  近日,“第二届中国民族器乐民间乐种组合展演”在海口举办,我省五指山之声黎族竹木器乐乐团、昌化江家家乐团等队伍登台亮相,与来自全国的40多支队伍同台竞技,展现海南民族器乐民间乐种的精彩。

  海南拥有着丰富的民间音乐资源,且具有独特的地域风情。这些年来,海南不少民乐人在不断进行尝试和探索,期待演奏出海南民乐的“最炫民族风”。

  亮点 | 海南民乐发展在求变

  7月12日上午,省歌舞剧院,昌化江家家乐团在为晚上的演出做最后彩排。

  “敲牛皮凳鼓的老师再往前站一些”“试试音响,注意听声”……舞台上的双椰胡、椰灼、竹筒、牛皮凳鼓、鼻箫、调胡、扬琴、二胡、中阮等乐器各就各位,乐团团长钟文宇和14位团员都有些紧张。

  这支来自昌江黎族自治县的乐团,成立于2005年,乐团成员年纪从20多岁到60多岁不等,多为业余爱好者。“能参加这样全国性的展演,机会非常难得。”钟文宇对记者说,他们参展的《蛊盘舞曲》和《黎家欢歌》两首曲目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盅盘舞是我省一项省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十分具有民族特色,是黎族喜宴乐曲,原曲传承至今。”

  参演的民间器乐民间乐种组合,一般都选取最具代表性的传统曲目演奏,并对这些传统曲目进行一定的创新。

  “我们在《黎园情》中加入了即兴的舞台表演,通过与现场情景互动,让观众在聆听民族器乐的同时可以欣赏到更活泼、更多样化的演奏。”五指山之声黎族竹木器乐乐团团长黄海林介绍说,这是为了给大家带来耳目一新的黎族音乐。

  实际上,近年来,海南民间器乐民间乐种在以不同方式进行寻求突破。“保亭曾举办过一场音乐会,采用交响乐的形式,将近20种黎族竹木乐器同场演绎,这在音乐史上还属于首创,使竹木乐器将重新被认识。”有业内人士举例说,比如这几年儋州调声与流行乐的结合、海南话歌曲《石榴园》《久久不见》的出现等等,都是海南地方音乐发展的新亮点。

  困境 | 演出市场、观众群等有限

  但业内人士也指出,海南民乐发展面临着来自时代和自身的挑战,如何寻求内外突破是绕不开的课题。

  “我们一直做民乐保护工作,但一些老民间艺人、非遗传承人年纪大了,传承工作很难保障。”五指山市文化馆馆长黄翠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老民间艺人多以口口相传的形式传承,节奏多凭感觉,旋律多凭记忆,传承方式脆弱。

  据介绍,黎族竹木乐器不少于40种,主要有独木鼓、叮咚、口弓、口拜、鼻箫、灼吧等,2008年,黎族竹木器乐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五指山市省级黎族竹木器乐传承人只有1人。

  同时,演出市场、传统乐器与现代编曲结合等现实,也在困扰着海南民乐人。

  “民乐要生存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市场,如果没有市场,没有人听,民族器乐只能放在博物馆里,当古董。”钟文宇认为,民乐发展离不开市场,要培育市场。

  黄海林则坦言,由于制作简单,调式单调,黎族竹木乐器一般为单一演奏或做为辅助乐器,在演出中易被忽略。“竹木乐器调式单一,有的乐器音阶少、音域窄,像灼吧和鼻箫的音量比较小,进行编曲演奏或同台协奏很需要功夫。”

  此外,在采访时,多位受访者表示,据他们所知目前海南民乐还没有建立起专门的数据库,很多音频、视频材料都很零散,不成系统,没有数字化,这不仅给文化传承造成了困难,同时也难以满足受众平时的网上搜索需求。

  突围 | 继承不守旧,创新不离根

  海南民乐如何才能走上一条焕发新活力的曙光之路?怎么奏响海南民乐的“最炫民族风”?

  “现在的年轻一代对黎族竹木器、民族乐曲似乎有一种距离感,不熟悉也不感兴趣。”黄翠玲认为,对民族器乐和民间乐种传承发展首先得有人、有下一代,这种青黄不接的局面对民乐传承发展并不利。

  为此,五指山市推动竹木器乐进课堂,专门聘请传承人到中小学校授课;并通过定期举行培训班、成立传习所作为培训基地等形式,鼓励支持“非遗”传承人开展传习及创作活动,培育新生代力量。

  省琼剧院有关负责人则从受众的角度提出,“任何一种艺术形式,要想传承、发展,都必须培养观众群体”。有了观众群体做基础,才有民族器乐和民间乐种传承发展的市场,从而有赖以生存发展的环境。

  “说到底,民族器乐民间乐种要有人注意到、欣赏到,这才是硬道理,比如歌手谭维维与华阴老腔的合作,让更多人知道了‘华阴老腔’这样的艺术形式。”该有关负责人说,这虽然只是一个例子,但其背后有着相通的东西,即民族风和现代风、新颖形式和深刻文化内涵的碰撞融合。

  这种碰撞融合的背后,是继承不守旧、创新不离根。

  对于这个问题,此次到海口参加“第二届中国民族器乐民间乐种组合展演”的专家四川音乐学院民乐系主任梁云江进一步解释说,民族器乐、民间乐种发展,并不是通过单纯的继承和保护问题,而是通过保护、再发展,在不断融合的基础上,可以形成一种新的艺术和文化,海南在这方面可有更多的尝试和突破。

 
编辑:陈春瑾
 
新闻资讯
3月1日上午,首届南宗道教与当代文化艺术研讨会在定安文笔峰开幕,来自辽宁、北京、江苏、浙江、海南等地20余名文化艺术领域专家齐聚一堂,共同研究探讨中华优秀传[详细]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1-2020
电话:(86)0898-66810540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8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