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查看的是:海南岛国际旅游网 > 新闻资讯
字号:
来自南南地区的医疗旅游经验
时间:2017-08-20 21:27:39    来源:海南日报    

  研究发现,医疗游客从全球北部出国求医,可以选择享受那些更先进的治疗措施以及熟悉的语言和细心护理环境。而南南地区的医疗旅行者如何解释当地更广泛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状况,及其对目的地的影响呢?

  南南医疗旅游

  以前的研究并没有对南南地区医疗旅行的实例进行比较。研究表明,南南医疗旅行在本质上并不总是区域内的,大多数情况下受患者的紧急需求、经济环境的紧缩和旅行的限制所制约。

  南非一直被吹捧为世界上最顶级的“医疗旅游目的地”,吸引着欧洲和美洲的顾客。但在南非的“医疗旅游”研究中,所涵盖的南部非洲的医疗旅游范围却忽视两种截然不同的南南区域内流动。首先是非洲的中产阶级;第二来自突然和持续的地区健康危机。

  印度自2002年国家卫生政策宣布“医疗旅游”为经济驱动力以来,在全球北部的医疗服务行业中宣称拥有大量受过良好训练的医生和“世界级”医院和低成本的外科手术,在全球范围内积极推广到没有保险的患者、保险公司和雇主。然而,印度长期以来被认为是南亚的医疗中心。仅在邻近的印度西孟加拉邦,每年就有大约5万孟加拉人的医疗需求。这些人大多是中等收入消费者,与他们的上层同胞不同,没有足够多资金去新加坡或泰国这样的“理想”医疗旅游目的地。

  泰国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医疗旅游目的地”之一,曼谷的康民医院在全球产业中被广泛地作为效仿的制度模式。泰国民营医院也习惯性地收取比本地人更高的价格,以吸引富裕的城市老挝人。从这三个简要的案例研究可以看到,全球南方日益流动的新兴中产阶级在影响国内外医疗保健消费方面发挥着特别重要的作用。

  大量印尼人赴马来就医

  印尼首都雅加达之外,医疗专家、技术人员、医疗设备和设施都很稀少,大部分地区都缺乏高质量的医疗保健。中产阶级人数不断增加,跨境交通更加负担得起,出国也更加便利,估计每年至少有100万印尼人出国医疗旅游。

  一些马来西亚的私立医院开始向印尼人推销自己。到2007年,所有到马来西亚的医疗旅行者中,将近五分之四是印度尼西亚人。然而,尽管在马来西亚的印尼医疗旅行者的数量非常高,但他们的平均住院时间和医疗保健消费却低于其他来源的医疗旅行者。从数量而言,印尼人从初级保健到三级诊疗,主导着马来西亚的医疗旅游:由于他们大多接受门诊治疗,平均花费比来自更远地区的医疗旅行者的平均花费要高;比其他医疗旅行者更有可能成为回头客,他们的花费至少是休闲游客在马来西亚每天平均花费的两倍。

  抽样调查研究

  2011年前往马来沙捞越的55万名印尼人当中,大多数人都是去医疗旅游的,沙捞越作为医疗旅游目的地的独特优势在于,它不仅可以通过航空或海上,也可以通过陆路从印度尼西亚访问,使得来自西加里曼丹的中等收入医疗旅行者更容易获得医护服务。

  在案例研究中,笔者采访了医疗专家、私人医院管理者、医疗旅行社及来自西加里曼丹的医疗游客和伴随着他们的家庭成员和朋友。

  研究发现,医疗旅行者对印尼医疗保健的不满和不信任,与有限的可获得性有关,对医疗专业水平、服务态度、就医体验、诊断和治疗资源,以及西加里曼丹的药物治疗均不满意。为了减少花费,获得准确的诊断和快速的结果,一些医疗旅行者直接到国外,完全绕过当地的医疗服务提供者。

  在古晋寻求医疗服务被认为是一种常规做法。虽然这是一些旅行者第一次在古晋进行诊断或治疗,但所有接受采访的人以前都在那里出差,拜访朋友和亲戚,或购物和从事其他休闲活动。然而,古晋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他们或他们的家庭成员也在雅加达或新加坡寻求照顾。马来西亚的医生和医疗旅行者都表示,病人更忠于特定的医学专家,通常会回来进行后续的咨询,并向他们的朋友和家人推荐他们。这不仅是由于他们的医学专业知识,还因为他们的语言能力。

  大多数都用了医疗旅行代理商,古晋的三家民营医院都有当地代表。那些不使用代理的人往往是经验丰富的医疗旅行者。在古晋需要承担额外的交通和住宿费用,但所有的旅行者都发现额外的经济负担是值得的。事实上,虽然有些人利用他们在约会时的空闲时间去购物和参观景点,但大多数人都希望只为医疗需要停留。

  (原著:梅根奥蒙德,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编译:赵健丽,海南省红十字会、美国犹他大学EMPA)

 
编辑:陈春瑾
 
新闻资讯
3月1日上午,首届南宗道教与当代文化艺术研讨会在定安文笔峰开幕,来自辽宁、北京、江苏、浙江、海南等地20余名文化艺术领域专家齐聚一堂,共同研究探讨中华优秀传[详细]
海南南海网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1-2020
电话:(86)0898-66810540  传真:0898-66810545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8楼